君枫珠宝:过往

导读:儿子说我一事无成,我无言以对。我曾努力努力,可如今还是不如人,命运真是捉弄人。 儿子说今年清明上坟去吧,保佑你也保佑我,儿子在上大学,想考研。 我本是个不迷信的人,可如今的低...

  儿子说我一事无成,我无言以对。我曾努力努力,可如今还是不如人,命运真是捉弄人。

  儿子说“今年清明上坟去吧,保佑你也保佑我”,儿子在上大学,想考研。

  我本是个不迷信的人,可如今的低落,使我还真有些信命了。

  我备了些冥币,妻叠了些“元宝”,我上坟去了。

  父亲走了三年,母亲还在。我想给母亲卖点吃喝,母亲说“什么都不要卖,给点钱就行了”,我答应了母亲,母亲还住着那三间旧屋。

  乡村的路虽铺了几条,但那都很窄,回到乡间的时候,遇见了他,远些看我已认不出他了,近些才记起是他,他已变了模样,焦家的大少爷“宝童”。宝童是独生男,上有五个姐姐都嫁了远方,宝童的爸是退休工人,在家里说一不二,宝童的妈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,两人经常吵吵闹闹,家暴,相继去世,焦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。上一辈子给他积攒了一些家产,留下了一个大院子,可是他不务正业,游手好闲,承包地全都荒了。前些时候和本村的胡寡妇好了几年,胡寡妇嫌他这嫌他那,后来散了。曾风风光光过,如今败了,还秃了顶,整天萎靡不振,焦悴了许多。
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通往山上的路还是那条路,有些崎岖有些泥泞。山林曾经郁郁葱葱,如今有些稀落了,有人在山坡上建了养鸡场,有人在山下盖了屋,山下的人靠山吃山,每年这个时候都有人来看山,禁止捕猎、砍伐、烧荒。

  父亲的坟埋在山腰里,四周栽满了树,坟下长满了草。草这时候开始青绿,山花一簇一簇。父亲在里头,我在外头;父亲看不见这个世界了,我还在这个世界上;父亲曾坎坎坷坷,我也曾坎坎坷坷;父亲对自己的一生也许是满意的,但我还没有活出个人样。

全球服装品牌网-时尚服装-品牌网站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1308654573@qq.com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艺术不设防—“小空视频”与独立原创设计师共同打造小空间跨界艺术展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